行業頻道 > 財經 > 正文

                  柳州法院股權拍賣連環案
                  2014-09-23 11:17:40   中國房產網   評論:0

                   

                    來源:民主與法制網

                    岳母向姐姐公司的一個股東借款,姐姐向公司的另一股東借款。岳母起訴股東的案子是明的,姐姐起訴股東的案子是暗的,一明一暗,使得一個股東的股權被悄然評估。然后岳母的案子被委托到姐姐的案子里來執行,最后股東的股權被拍賣給了岳母。

                    這不是繞口令,是發生在廣西柳州圍繞執行股權拍賣的真實案例。引人深思的是,柳州市兩級法院在連環案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借錢融資,卻成被告

                    2009年4月,柳州中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新公司”)以5870萬元的價格,拍下了位于柳州市柳東區緊鄰柳州體育中心的35畝的一塊土地,即今天的秀品天地項目所在地。

                    2009年7月,中新公司股東和股權等發生登記變更,股東變為文昭平、唐超強、張荔嘉3人,3人分別出資300萬、300萬、400萬元,各占公司30%、30%、40%的股份。股東會通過決議,公司的合同簽訂、公章使用等重大事項需要全體股東簽字同意,公司財務章使用須經唐超強、張荔嘉同意,公司的一切財物開支均須經公司監事唐超強簽批等。張荔嘉擔任公司法人代表,但她很少出面,出面見文昭平、唐超強的一般是她的弟弟張遠榮。在文昭平、唐超強看來,張遠榮是實際上的出資人。

                    10月初,張遠榮建議唐超強合伙一起購買廣西南寧砂石廠的貸款債權,由張遠榮先出200萬元作為保證金。唐超強同意后,與對方洽商,在談好收購、交付定金后,張遠榮在付款前夕退出合伙,讓唐超強一時騎虎難下。張遠榮提出可以以姐姐張荔嘉的名義借200萬元給唐,唐表示同意。10月底,雙方簽訂了借款協議、委托書、借據,寫明唐超強向張荔嘉借款200萬元,2009年12月20日前歸還,月息2.5%,文昭平以在中新公司的股份為唐超強擔保。

                    秀品天地項目的5870萬元土地出讓金,由張荔嘉、唐超強、文昭平3人各出資1000萬元,還有2870萬元缺口。當時由文昭平負責融資,張遠榮建議他可以以個人名義向柳北區金億通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億通公司”)貸款。

                    文昭平對記者說:“張遠榮開始是提議由我以個人名義向金億通公司借款2870萬元,這筆借款直接匯入中新公司賬戶,作為我的股份用于秀品天地項目,所借欠款由中新公司擔保。后來又說金億通公司不好做賬,改由其股東之一李融融代表金億通公司作為出借人。我和唐超強至今也沒見過李融融,當時更不知道李融融是張遠榮的岳母。”

                    記者調查發現,這家金億通公司的法人代表就是張荔嘉,張遠榮的妻子余婷、岳父余啟彪、岳母李融融都在其中擔任股東,各出資500萬元、占10%股份,他們4人已占公司40%股份,股東中是否還有張遠榮的其他親屬,尚不得而知。而在當初借款時,文昭平對這些一無所知。

                    11月30日, 中新公司的三股東張荔嘉、唐超強、文昭平和辦公室主任劉兵等4人召開股東會議,決議:按股份投資的比例,股東文昭平現有人民幣2870萬元未付;經中新公司所有股東商議決定,同意文昭平向本公司股東外的自然人李融融借款,用于項目股本投資,實現股東利益;同意李融融向文昭平借款2870萬元,按其指定的賬號匯入中新公司賬戶。文昭平每月支付2.5%的利息,借款期限為6個月,6個月后連本帶息一并支付給李融融;文昭平將其持有的中新公司股份作為本次借資的抵押,如到期無法履行還款義務,現經所有股東同意作出會議決定,將其名下擁有的10%股份暫定作價為人民幣2000萬元變更到李融融名下作為逾期還款補償,剩余部分及利息由中新公司代其履行義務,中新公司有權將唐超強與文昭平以其在公司開發此項目中的股份分紅或其他物權作為償還。

                    這份《股東會議紀要》簽訂后,李融融的2870萬元直接打到了中新公司賬戶,然后很快轉入柳州市土地儲備中心的賬戶,作為秀品天地項目的土地出讓金繳納,文昭平沒動過這筆錢。令文昭平、唐超強意想不到的是,此后不久,張荔嘉、張遠榮姐弟全面斷絕了與文昭平、唐超強的聯系,想見他們一面難上加難,即使見面了,也是激烈爭吵,不歡而散。連公司的注冊地,也搬到了福柳新都小區某單元樓三樓的一戶居民住宅里,不掛任何銘牌。而這套住宅的房主,記者調查發現就是張荔嘉。

                    文昭平、唐超強到那里去找公司辦公人員,每次都空無一人。兩人再也沒有與張氏姐弟有任何接觸和經濟往來,公司也沒有按照公司法、公司章程召開過股東會議,更沒有向股東匯報過財務情況和經營管理方案。

                    2010年12月14日,李融融向廣西柳州市中級法院起訴文昭平和中新公司,要求文昭平清償借款本金2870萬元及利息861萬元(截至起訴時),中新公司承擔連帶責任。2011年6月10日,柳州中院判決,文昭平歸還李融融借款本金2870萬元及利息(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逾期貸款利率的四倍計付),中新公司承擔連帶責任,判決書編號為2010年第39號。文昭平上訴后,2011年10月13日,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此后近一年,文昭平一直沒有得到李融融向柳州市中級法院申請對2010年第39號判決強制執行的消息,也不知其中緣由。

                    一案兩判,一明一暗

                    評估悄然完成

                    2012年11月,唐超強突然收到法院通知,城中區法院的“(2011)城中民二字第82號”民事判決書已發生法律效力,原告張荔嘉已向城中區法院申請執行,法院已依法立案執行,將拍賣此案擔保人文昭平在中新公司30%的股權。

                    對于這一判決,文、唐二人之前從未知曉,這個案子是何時審何時判的,一概不知,現在怎么突然到了執行拍賣程序,真是大吃一驚。而等他們了解到城中區法院委托的評估公司居然將文昭平在中新公司30%的股權進行了評估,還被柳州中院委托執行2879萬元借款的39號案子,更是驚奇不已。

                    原來,2010年12月,也就是李融融在柳州中院起訴文昭平的同時,張荔嘉也在柳州市城中區法院起訴了唐超強。唐超強當初只向張荔嘉借款200萬元,但張荔嘉將這一次借款同時簽訂的借款協議和借據拆開,分別向城中區法院提起了兩個訴訟,標的總額達到了400萬元。這兩個訴訟均由韋柳文法官擔任審判長,在同一法庭、同一天審理,也是在2011年7月19日同一天下達了第56號、第82號兩份判決書,張荔嘉均勝訴。在唐超強、文昭平看來,這是典型的“一案兩判”。

                    在這兩個訴訟的庭審筆錄中,均記載“被告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本庭依法進行缺席審理”。而唐超強對記者說,他從未接到過法院的任何法律文書或傳喚,對此案從頭至尾毫不知情,直到2012年底接到城中區法院的執行通知。

                    在這兩個200萬的訴訟中,原告張荔嘉提供的被告唐超強、擔保人文昭平的地址,均是中新公司注冊地,也就是福柳新都小區房主為張荔嘉的那間民宅,留的唐、文二人的聯系電話,也是中新公司的座機電話,也就是張荔嘉的家中電話。城中區法院應送達給唐、文二人的法律文書,都送到了張荔嘉家中,然后都“無人簽收”被退回法院;如果撥打電話,當然也聯系不上唐、文二人。

                    張遠榮的岳母李融融在柳州中院起訴文昭平,提供的文的住址、聯系電話,都是真實有效的,柳州中院既能向文送達法律文書,也能聯系上文,文也全程參與了訴訟。而張遠榮的姐姐張荔嘉在柳州城中區法院起訴唐超強、文昭平,卻沒有提供文的真實住址和聯系電話,法院也始終無法向文送達法律文書或進行聯系。這“一明一暗”的兩起訴訟,是同時進行的。

                    城中區法院分管執行的副院長陳開文向記者介紹,在張荔嘉向城中區法院申請執行后,因唐超強在中新公司的股份已經質押,無法執行,城中區法院轉而執行擔保人文昭平在中新公司的股份,委托廣西眾益資產評估土地房地產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眾益評估公司”)于2012年10月26日作出《文昭平持有的廣西柳州中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30%股權快速變現價值資產評估報告書》(以下簡稱《評估報告》),將其評估為1550萬元。

                    文昭平不知道,法院是如何選定的評估公司,有沒有經過隨機搖號程序,隨機搖號程序是網上直播的,自己怎么就一無所知呢?記者詢問陳開文副院長,陳副院長表示,搖號選定評估公司由柳州中院統一安排,城中區法院不知情。而記者在柳州中院采訪期間,無人具體介紹當時的搖號情況,但均稱隨機搖號程序是在網上直播的,全世界都能第一時間看到。

                    這份《評估報告》的評估對象是中新公司的全部資產和負債,而當時作評估時,文昭平根本不知此事,文昭平、唐超強二人完全與中新公司的經營管理實際脫離,中新公司的全部資料都由法人代表張荔嘉提供,而本案的原告李融融是張遠榮的岳母,張荔嘉是張遠榮的姐姐,既然有如此直接的親屬關系,在文昭平看來,評估結果是否公正存疑。

                    記者到秀品天地項目實地調查,這個項目緊貼柳州市體育中心,被李寧體育館、柳州高中、柳州十二中等人口密集地環抱,位于柳州市高新區核心地段。記者到柳州市土地儲運中心了解到,容積率、用途相同的附近土地,有的價值已在每畝一千萬元以上。

                    同一天發出自相矛盾的

                    兩份法律文書

                    獲知了荒唐的“一案兩判”后,2013年春,唐超強對城中區法院2011年第56、第82號案均向柳州市中院申請再審,并都被受理。2013年3月18日,柳州市中院對第56號案作出裁定,在再審期間中止執行,但第82號案仍被繼續執行。

                    文昭平認為:最高法院2013年1月1日開始實施《關于民事訴訟中的惡意訴訟》的規定,對惡意訴訟當事人可以處以拘留、罰款等懲戒措施,而這兩個明顯的惡意訴訟,當事人不僅未被懲戒,而且其中一案還被繼續執行。

                    2013年5月15日,城中區法院向文昭平送達《執行裁定書》(2013城中執字第89號),決定于2013年5月27日通過廣西鑫銳拍賣有限公司和柳州市高德拍賣有限公司對文昭平在中新公司30%的股權進行聯合拍賣。

                    文昭平向城中區法院、柳州中院和各級紀檢部門反映 “一案兩判”“偷偷評估”的問題,以及張荔嘉、張遠榮與李融融的親屬關系,必然導致這次評估會有重大問題,希望能中止此次拍賣。城中區法院隨后取消了2013年5月27日的拍賣。

                    2013年6月8日是個星期六,城中區法院利用節假日加班加點制作出了《暫緩執行決定書》(城中執字第89號),并于6月10日送達文昭平。也是在6月8日,又作出一份《通知》,表示依照強制執行程序,擬于近期拍賣文昭平持有的中新公司30%的股權。

                    為何在同一天作出截然相反的兩份法律文書?城中區法院陳開文副院長向記者解釋說:“第一份暫緩執行決定指的是原來5月27日的那次拍賣暫緩,是為了補個法律手續;而第二份拍賣通知,指的是6月8日以后進行拍賣。”

                    “5月27日的拍賣已經終止了,怎么會在6月8日才決定暫緩?6月8日決定暫緩了,怎么又開始執行了?”文昭平對此憤憤不平,“法院其實就是故意向我放個煙幕彈,麻痹我一下,讓我以為暫緩拍賣了,然后趁我不注意,偷偷摸摸加快速度拍賣我的股權。”

                    加班加點,趕上“拍賣”

                    最后的末班車

                    2013年6月13日,城中區法院在“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上發布了“中新公司30%股權聯合拍賣”的信息,拍賣日期定在6月29日。

                    為何要定在6月29日呢?文昭平認為,《評估報告》的有效期為一年,2013年6月29日是有效期的最后一天,所以城中區法院一定要搶在6月29日完成拍賣。而拍賣前15天必須發出公告,也就是6月13日。公告之前3天必須通知當事人,所以6月8日才會既向他發出《暫緩執行決定書》,又同日發出他無法收到的拍賣通知,都在趕最后一天的“末班車”。

                    文昭平說,在2012年10月出《評估報告》時,秀品天地項目已經打下了9米的基坑,要建三層地下停車場,也打下了承重樁。而到了2013年6月拍賣他的股權時,地上三層都已經建成。如果重新進行評估,他的股權將遠遠超過1550萬,起碼要值五六千萬。

                    而城中區法院發布的拍賣信息中稱,秀品天地房地產開發項目,總體規劃12萬平方米,預計投資6.5億元,將建成柳州市最大的城市購物綜合商業中心。目前該項目地下施工已完成,前期買地金額5870萬元,現項目投資金額2.7億元。

                    這塊投資額已達3億元以上的建設項目(不算公司其他資產),其中30%的股權,僅以區區1550萬元的底價拍賣,這是多么誘人的一塊肥肉,全國的房地產商豈不是要蜂擁而至?

                    但到了拍賣那天,卻是門庭冷落。因為在城中區法院網站的拍賣公告里寫道:“據中新公司提供的項目現狀匯報資料,新加入中新公司30%股份的股東,除支付購買股權的全部費用外,須先行承擔8100萬元的債務,除此以外還需繼續注資約兩億元,甚至更多,才能保證項目的順利進展。”

                    如此之高的門檻,當然會嚇退想來購買這筆股權的全國房地產商。

                    記者向陳開文副院長詢問,8100萬元的債務和兩億元續資需求的根據是什么?陳副院長表示,拍賣公告是拍賣公司發出的,法院不知情。但又承認,拍賣公告確實也在法院的網站上發布過。

                    2013年6月29日拍賣當天,二三百名不明身份人士將拍賣現場團團圍住,參加競拍的9人中有4人難以進入拍賣現場。文昭平在中新公司30%的股權,以1943萬元的標價進行了拍賣,最后以2270萬元拍賣給了張荔嘉弟弟張遠榮的岳母李融融。

                    而在拍賣之前的5月17日,文昭平、唐超強向柳州市城中區法院提起中新公司股東知情權之訴。同日,唐超強向柳州市中級法院提起解散中新公司之訴。如果這兩個訴訟依法在7天內獲得立案,可能會阻止對文昭平股份的拍賣。但7天之后,城中區法院、柳州中院都沒有給出立案或者不立案的任何裁定。

                    6月18日,柳州中院發出預交訴訟費通知,唐超強急忙繳納了8萬多遠的訴訟費(在他看來按照法律規定其實只需繳納200元),又將訴訟費收據送到拍賣公司,表示柳州中院已經準備就解散中新公司之訴立案,希望能以此阻止拍賣,但沒有任何效果。

                    7月10日,唐超強、文昭平收到股東知情權之訴的受理案件通知書。7月15日,柳州中院向唐超強發出解散公司之訴的案件受理通知書。距拍賣結束都已十多天了。

                  責任編輯:bjhtren  來自:中國房產網綜合

                  相關熱詞搜索:連環 柳州 股權

                  上一篇:國家體育總局無禁轉基因食品規定 食用油行業轉基因標識基本一致
                  下一篇:河南魯山雷音寺為魯甸災區舉行祈福法會并捐贈善款

                  分享到: 收藏
                  中老年熟妇激情啪啪大屁股